湘西會戰評述

湘西會戰評述

stuka


    民國卅三年夏季,國軍國內首批美械部隊已完成大部分裝配及人員訓練,並實行
一次以美械部隊為主體的遠征軍滇南反攻作戰. 是役國軍以兩個集團軍約十個師兵
力發動自桂南會戰以來所未有的大規模攻勢,雖本身折損異常慘烈,但全殲日軍第56
師團(加強配置約三萬人,附有大名鼎鼎(十六吋艦炮轟不壞)的精密掩體).滇南作戰
使國軍美械部隊獲得一次珍貴的戰地經驗.  桂柳會戰結束後,國軍以戰時調往西南
的精銳部隊第十八軍,第一百軍,第七十三軍,第七十四軍及第九十四軍為基礎,大規
模換裝美械,並調訓各級軍官,準備實行華南大反攻.

    所謂美械部隊其實不過為美軍的普通步兵師裝備(因運輸問題及適應國軍組織,
戰力仍低於一般美方標準).美械部隊有兩個特色.一是仿效美軍傳統,大量編組炮兵
(軍轄105榴炮團,師轄75山炮營,團轄42迫炮連,營轄82迫炮排),雖然與美軍相比,實
在不成氣候(配合獨立炮兵,一個美軍師級單位往往可直接指揮幾個團級單位炮兵支
援),但對國軍而言,這種軍級火力已優於抗戰中期部分戰區直屬炮兵(據在下記憶所
及,民國廿八年整訓時有三個軍委會直屬炮兵團因無火炮補充而換裝卅六門82迫炮)
抗戰中期國軍雖接受數百門俄造火炮,但此時早已耗用殆盡(俄造火炮以762山炮為
主,炮彈補充不易且品質不良(常德會戰時支援預10師的炮兵連配炮兩門即炸膛一門
).  特色之二為輕兵器之攷進.美械部隊除全面換裝三零步槍外,團級以下單位大量
發配各種近戰兵器,使美械國軍之近迫戰力大幅提升.以往國軍在缺乏重火器的劣勢
下儘量採近戰,但因日軍步兵火力強大及其剌槍術優於國軍(國軍每天鹽菜配糙米飯
,營養不良,自然難以在肉搏中取勝),使國軍在近戰中每受慘烈傷亡.此時,團配戰防
連(火箭筒,九公釐戰防槍),營配重兵器連(除傳統的79機槍九挺外,尚有火焰噴射器
及60迫炮).步兵連中則配發湯姆生衝鋒槍.在近戰中所造成的火網,每使當面日軍膽
寒.  美械部隊雖與美軍普通步兵師一般水準尚有一段距離,但新兵器已確實提升國
軍戰力.再加上幾個以道奇卡車編成的汽車兵團,使國軍在裝備上邁入先所未有的極
盛期.

    相較於國軍之積極整訓,日軍處境則陷入大戰以來所未有之低潮.民國卅三年夏
,在太平洋及東南亞各戰場皆僵持不下的情況下,日軍發動號稱規模空前的一號作戰
,總投入兵力前後在八十萬以上(美日間最大一場作戰為沖繩戰役,日軍號稱八萬人, 
但僅能在小島上固守挨打,毫無機動之餘地).這三大戰役雖使國軍損兵十餘萬,失地
千餘里,但日軍亦因國軍之重擊而達強弩之末. 在桂柳會戰結束後,駐華日軍素質皆
急速下降,而且對新擴張戰線之防守左支右絀. 民國卅四年一月,美軍進攻琉球群島
,以駐印軍及英印軍為主體的東南亞盟軍也已進逼仰光,日軍大本營陷入極端惶恐狀
態.大本營堅信唯有與中國達成和平協約,迅速解決'支那事變',才能挽救全局.但是
其大本營亦自知中國絕無於此時片面停戰之道理(日本在大戰時無時無刻不想停戰,  
但即使在最黑暗的時期(如武漢會戰,汪兆銘投日,棗宜會戰,一號作戰等),國軍亦力
持不倒,豈有在即將勝利之時投降之理).日本政府此時已跡似發狂,其大本營居然提
出一超級夢囈,即以有力之一擊殲滅國軍主力,迫使重慶政府談和.

    以當時駐華日軍的窘狀,其大本營之計劃無異癡人說夢,其駐華派遣軍總部在接
到大本營之密令時亦瞠目結舌,如果連一號攻勢都無法殲滅國軍,又如何能以現存兵
力達成這種宏偉目標?派遣軍認為還是先計劃如何自新占領區中撤退以收縮戰線,比
較實際.  民國卅三年冬季,日軍以慣用之單鋒突入手法攻擊國軍位於湘粵邊區的機
場.在這次作戰中日軍終於明智地選擇在國軍尚未合圍前迅速撤退,而不做長久屯紮
之想.(國軍戰史稱之為湘粵贛邊區作戰,指揮官為贛州行轅主任顧祝同上將)  日軍
在這次作戰中總算完成戰略目標而又能全身而退,雖然戰果有限(不過騷擾了幾個次
要機場),但被大肆宣揚.但顯然日軍被這次戰勝沖昏頭. 仔細觀察可知,這次作戰只
不過具體攷進日軍常久以來重占地而不重會戰主要戰略目標的白癡習慣,(這還是因
為日軍無兵可守的原故)在下從前也論述過,其實日軍每個作戰表面上的基本戰略方
針都以'猛進速退'為要旨,只是日軍從不遵守自己的戰略計劃而已.這次難得一見的
按計劃實行,才終於發揮了日軍優勢之機動能力.但其駐華派遣軍則對此作一奇異聯
想,即所謂"部隊小挺進奇襲作戰".  這種連日本人自己也說不清楚內涵的戰略構想
,其實只是其中國戰場上的傳統戰略再加上武士道地盲動所混成的四不像.其基調亦
為快速推進的老套,只是從前講'速進速退'(實際上是速進不退,到了目標就想守住)
,此時講的則是'速進無退'(以誓死的決心(岡村總司令官語),完全不考慮撤退). 在
這種速進無退的基調下,參戰部隊應發揮必死的武士道精神,一舉攻入敵方要害--這
個要害指得是重慶.  民國卅年,日軍的進攻重慶計劃(五號作戰)原預期在浙贛會戰
後實行,計劃中一共動用五個軍部指揮廿個師團(當時可謂空前),由西安方面自川北
入川. 但因日軍對胡宗南部戰力過於高估而作罷.此時的重慶進攻計劃,則是由鄂西
入川,直攻重慶.雖然在三年前己有鄂西會戰失敗的前例,但派遣軍深信,'堂堂皇軍'
可以武士道的精神力量衝過第六戰區,直下重慶,以逼迫'蔣政權'談和.

    在日本駐華派遣軍提出此一駭人構想(及湘粵邊區之'成功'先例)後,果不期然,
已陷入瘋狂狀態的日軍大本營對此一構想倍加青睬,立刻訓令派遣軍準備此一'四川
作戰'.  雖然高級決策單位對此嚮壁虛構之前景充滿希望,但參謀單位深知實情,對
高級長官的胡言亂語顯露出幾可以不敬形容之嗤篾.民國卅四年一月廿二日,派遣軍
參謀本部回覆大本營訓令如下:'大本營總長所指示之小挺進奇襲作戰如用之於四川
作戰,則難以實施'.但岡村寧次總司令官及大本營仍不放棄.大本營再下訓令:'以武
力壓迫與中國蔣主席謀求和平為大本營對岡村將軍最殷切之期望'.岡村寧次在接獲
訓令之後即指示進行兵棋演習.據日軍戰史記載,兵棋演習之日軍統裁官提出之前提
為'中國軍之應援部隊無快速到達的可能性',其對手參謀即不客氣地回頂一句'在良
好的軍用道路上以美式軍車運送,當然可能'.   此時日軍之野戰部隊同樣也對決策
單位的夢囈滿不在乎,據日軍戰史稱:'第六方面軍在四川作戰各項幾無準備,僅止於
研究以便衣的微弱部隊所行的挺進作戰而已'. 重慶作戰注定了無疾而存檔的命運.    

    在這種情況下,日軍駐華派遣軍決定在華中發動大規模攻勢,用以顯示派遣軍仍
然存在於中國戰場.即使此時豫西鄂北會戰打得焦頭爛額(負責之櫛淵軍司令官因失
利而去職),華中第十一軍因防線過長而叫苦連天,但派遣軍仍執意於此一作戰.民國
卅四年三月,派遣軍指示第六方面軍執行第廿號作戰計畫,其戰略目標為:'消滅洞口
,武周間第廿四集團軍主力,摧毀芷江機場'.第六方面軍以第廿軍板西一郎軍司令官
為指揮官,指揮第116,47,64,68師團,第58旅團(關根支隊)以及其他三個聯隊級支隊
(其中之一為補充部隊),另尚以第十一軍之第34師團為策應,總兵力十萬人.

    雖然以發動時間為準,第廿號作戰為日軍駐華派遣軍最後一次主力攻勢,但參戰
部隊顯然並不引以為豪.第廿軍以第116師團為主力部隊,該師團以善於攻堅聞名(為
常德城主攻部隊),但在衡陽戰役中幾乎全軍覆沒,據日軍戰史記載(為顯示該師團戰
力之不足而無意間曝露其真實傷亡比例),第116師團在戰前人員僅正常編制之三成,
步兵重武器(迫炮,機槍及槍榴彈等)六成,馬匹及火炮四成.每個中隊僅餘兩名軍官.
而第64及68師團則為1943年新編的警衛師團(八大隊制).第64師團'飽受當面第18軍
之凌厲攻勢,極為恐懼'.第47師團亦然,本來僅負責海防,為方面軍唯一預備隊.這支
由一號作戰的殘兵及本來負責地方秩序(或負責滋擾地方)的次級防衛部隊編組的野
戰部隊,其素質可想而知. 日軍戰史自承野戰軍'軍紀蕩然',連日軍本身的地方守備
隊都受不了,幾乎自己打起來.由此亦可見一號作戰國軍重創日軍之程度. 據日方戰
史記載,派遣軍總司令官親自下令參戰各部應組'武士刀砍殺隊',以便發揮精神戰力
,頗有與神風特攻隊相呼應的味道.窮途日寇,令人撫掌嘲笑.

    據日軍戰史記載,一名日軍聯隊長在得知攻勢詳情後,私下對一名總部參謀陳述
看法:'沅江的中國軍極多,最後彼等必退至沅江而後反擊,我軍必大敗.但此事宜密,
不能告知士兵'. 這種悲觀情緒,普遍存於湘西會戰日軍參戰各部中.

    國軍反攻部隊之換裝,此時僅完成一半.民國卅四年三月,湘桂粵敵軍調動頻繁,
軍事委員會為預防日軍西犯,策定湘西會戰指導方案,以敵軍可能以三個師團以上兵
力會攻芷江,訓令陸軍總司令部及第六戰區司令長官部監視敵軍,準備相機應援芷江
方面第四方面軍之守勢作戰.  四月八日,蔣委員長電令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從速
完成作戰準備:"以確保芷江機場,並利爾後反攻為目的,以第四方面軍所屬部隊為主
力,務於洪江,漵浦以東地區選定主陣地與敵決戰". 陸軍總司令部作戰計畫如下:
一.第四方面軍,應以主力於武岡,新化附近之線與敵決戰.
二.第三方面軍,應以第九十四軍準備向武岡以東進出,參加第四方面軍之決戰.
三.第十集團軍王敬久總司令率所部三師及第十八軍之一師,準備由常桃向新化以東
   進出,協力第四方面軍之決戰.
四.新編第六軍應準備一師空運芷江,為第四方面軍之總預備隊.
五.為保障第四方面軍之作戰安全,第三方面軍應確實拒止黔桂鐵路及桂穗公路之敵
   使不得越過南丹,龍勝兩要地.

    湘西會戰中,國軍高級指揮官均為一時之選,在早期慘烈而無望的無數場戰役中
,這些出類拔萃的名將所獲得的勝利及榮譽,均足以為後世軍人人格及氣魄上之典範
湘西會戰在抗戰史上,可稱為名將之戰.雖然時局的發展,使後人對抗戰國軍之功勛
,多有誤解及誣篾,並視之為不值一提.爾後的戡亂失利,更使許多國軍名將成為茶餘
飯後的笑柄.但隨時間流逝,現時之恩怨漸了.我抗日名將之勛業,必將榮耀此一時期
之國史.而這群受眾神寵愛的將領(德國統帥部對隆美爾元帥之頌詞),必將享後世永
琱妤R敬及驚歎,而與我黨國之光榮,並存不朽.  湘西會戰國軍作戰序列如下:

陸軍總司令部   總司令   陸軍一級上將何應欽

第四方面軍     司令官   陸軍中將王耀武
  第十八軍       軍長     胡璉中將
     第11師        楊伯濤上校(軍校七期)
     第18師        覃道善少將(軍校四期)
     第118師       戴樸少將  (軍校四期)
  第七十三軍     軍長     韓濬中將
     第15師        梁祗六少將
     第77師        唐生海少將(軍校三期)
  第七十四軍     軍長     施中誠中將
     第57師        李琰少將  (軍校五期)
     第58師        蔡仁傑少將(軍校五期)
     第191師       蕭重光少將
     暫6師         趙季平少將(軍校四期)
     第196師       曹玉珩少將(軍校四期)
  第一百軍       軍長     李天霞中將
     第19師        楊蔭少將  (軍校四期)本會戰奉頒陸海空軍武功狀
     第51師        周志道少將(軍校四期)  
     第63師        徐志勗少將(步校一期)
  新六軍         軍長     廖耀湘少將
     第14師        龍天武少將(軍校四期)
     新22師        李濤少將  (軍校六期)
  直轄部隊
     第13師        靳力三少將

第三方面軍     司令官  陸軍二級上將湯恩伯  
  第廿七集團軍   總司令  陸軍中將李玉堂
   第廿軍         軍長    楊幹材中將
     第133師       周瀚熙少將
     第134師       伍重嚴少將
   第廿六軍       軍長    丁治磐中將
     第41師        董繼陶少將
     第44師        蔣修仁少將
   第九十四軍     軍長    牟庭芳少將
     第5師         李則芬少將   
     第43師        李士林少將
     第121師       朱敬民少將(軍校四期)

第十集團軍     總司令  陸軍中將王敬久
  第九十二軍      軍長   侯鏡如中將
     第142師       劉春嶺少將
     第21師        郭惠蒼少將
     暫51師        史宏熹少將(軍校二期)                     

[地圖]


                                                        洞   庭   湖
                       r.常德        .漢壽      
               .桃源 r              .太子廟    .沅江        .湘陰
        沅    r .鄭家驛      雪m         .桃花江   r .益陽
         r .官莊        峰m                r     
     .沅陵         山m                r     .橫市
         r                    資r      .安化                           .長沙
瀘縣    r.三角坪                  r                                   .湘潭
                                        r
.大江口 r   .漵浦           .新化         r.藍田          
         r                               水  r           .潭市
.懷化 水r                                      r  .孫家橋  .江口
         r                .放洞  .水車   .洋溪橋      .大車市  
芷江 .榆樹灣     .龍潭司      .賽市       .小溪市r  .大富坪
         r.銅灣市                               
         r.江安   .江口   .黃橋鋪                 r.邵陽       .金蘭市    .衡陽
  .洪江 r     .洞口                   .桃花坪 r  
       r   .花園市   .高沙市          r  .唐渡
                                r
     r.會溪  .武陽     r.武岡   .鄧家鋪   .金秤市
   r    .茶溪      .張家寨        .藍田橋
r .綏寧        r  .界牌
       .步城r      .新寧                    .泠水灘
                    .龍江河           .東安
                    .資源         .全縣



    陸軍總司令部的作戰方針,原來屬攻勢編組.而當地原有的第四戰區也因應野戰軍
之調用而裁撤(第四戰區野戰部隊攷編為第二方面軍).所以國軍對湘西會戰的布署,顯
得相當草率.陸軍總司令部除調動前線屯紮的各直屬部隊組成戰線外,並緊急電請空運
新六軍到芷江作為總預備隊(國軍在卅三年完成最大規模空運,將第五十七軍自陝南運
抵貴州.此後即常作類似空運.軍級單位的快速空運,在亞洲戰場誠屬盛事). 這種草率
的佈置若發生在抗戰中期,准定造成大禍.但此國軍之戰力已非昔比. 陸軍總司令部的
守勢作戰方針,主旨仍依循向來實用戰術之成例,責成屯駐於預估敵軍主攻方向的第四
方面軍以武岡,新化為軸心展開戰線,作為第一線兵團.第三方面軍位右翼,第十集團軍
位左翼,以相呼應,構成一完整戰線.新六軍及後續開來援軍(第十集團軍的第八十六軍
及第九十四軍)編為第二線兵團,集結於芷江周圍. 比較特別的是陸總並未決定兩線兵
團的夾擊點(用以吸引日軍主力,方便國軍合圍之用.如常德,石牌,衢州等). 國軍此時
顯然對本身的機動能力及固守定點的持久能力深具信心,所以軍委會的指導要領,要求
在第一線兵團節節阻擊之時,第二線兵團即應直接進入第一線兵團地域,向進攻受阻之
來敵轉移攻勢.而非等敵軍推進到芷江等要地,各路大軍結集一處時才實行包圍. 如果
早期國軍採用這種做法,就會造成第一線兵團地域中的大混亂,而各路分進的日軍必乘
國軍兩線兵團粘在一起的良機點點突進,突入國軍後方,演成棗宜會戰後期的慘狀. 何
應欽總司令此時敢採取這種直接應援的作法,可見該總部攻勢傾向之濃厚與自信.

    相應於國軍作戰計劃的積極性,日軍便顯得缺乏創意及狐疑不決.日軍參戰部隊雖
達十萬人(五個師團及三個支隊),但其第廿軍一反常態,在初期進攻時僅投入兩個支隊
及第116師團,第47師團與第68師團均在開戰前期即停頓,使第116師團呈現孤軍深入之
局面.而隸屬第十一軍的第34師團更一反往日的積極態度,僅在其防地前緣略事滋擾而
已.板西軍司令官雖然表面上強硬請戰,但觀其實際作戰配署,即可知其自信程度.這位
軍司令官在初期攻勢中僅動用一個師團與兩個旅團,而留下一半部隊作預備隊,與日軍
早期在第一波攻勢中至少使用八成部隊的氣焰相較,已顯人窮氣短.連國軍戰史在檢討
中都不僅感歎日軍的畏縮,指日軍逐次投入兵力的做法為其失利主因. (前文在日軍編
制上有一個錯誤,訂正如下:第58旅團(關根支隊)屬第68師團,為該師團之主力編組.衡
陽戰役時該師團為主攻部隊之一,旅團長即陣亡城下,該旅團幾乎全軍覆沒).  

    卅四年四月九日,敵主攻部隊第116師團開始偷渡資水. 同時第47師團自永豐發起
助攻,與第七十三軍接戰,吸引國軍注意.四月十二日,第34師團於東安發起助攻. 日軍
此一階段的攻勢均屬擾亂進攻,但依國軍戰史記錄,陸軍總部似乎認為日軍總攻已經開
始.不過國軍第一線兵團均未擅動,仍習慣性地靜候日軍曝露其真面目攻擊之進攻路線
,所以日軍早期助攻也沒產生多大效果. 不過此時何總司令電令新到的暫6師進駐芷江
,似有以芷江作為戰線總軸心的意圖,足見國軍高級指揮官受實用戰術影響之深.

    民國卅四年四月十五日,敵第廿軍板西軍司令官發出進攻電令,正式發動中國戰場
上最後一次大規模攻勢.敵第116師團為攻勢主力(乙種馱馬編制),自益陽西向進攻,屬
中央兵團;南路為關根支隊(第58旅團),在第34師團助攻下自東安躍出,直指新寧,屬左
翼兵團;其右翼兵團第47師團則向孫家橋進攻. 日軍的三路進攻態勢十分明顯,但其戰
略計畫則因日軍戰史記載簡略而難以考證.加上日軍的攻勢又十分不順,所以無從自其
實際進攻過程推論.但依據其戰史記載,日寇似乎有意在合兵芷江之前先進行一次合圍
,以圍殲第四方面軍.至於確實合圍地點則難考訂.

    第四方面軍自四月十日起即與敵接戰,王耀武司令官奉命在武岡,新化間與敵決戰
,不過該方面軍第一線部隊表現過好,以致日軍根本沒能在第一期攻勢中突破國軍戰線
(在國軍戰略思想中第一線兵團前面幾條戰線本來便是供敵軍突破之用,所以不責成長
期堅守,僅以爭取時間及判動敵軍動向為目的).這在抗戰史上也屬奇聞.  第四方面軍
在四月十四日已於武岡,新化等雪峰山周圍據點組成一個守勢軸心,意圖直接將敵軍包
圍(不待敵軍推進到芷江周圍),靜候日軍入彀.


    民國卅四年四月八日,藍田方面第七十三軍的前哨部隊與敵第47師團擾亂部隊接戰
四月十一日,在第47師團尚未發起總攻之前,第七十三軍韓濬軍長即命令第15師梁祗六
師長轉移攻勢.第15師以兩團併進,直接實行正面突破.敵第47師團連續進行兩次迂迴才
擋住第15師. 第七十三軍在初期攻勢得手後即奉王耀武司令官電話指示,採取縱深防禦
韓軍長決心在固守新化,藍田要點之餘,還要主動索敵攻擊.  次日,第15師遭遇敵軍試
探攻擊. 四月十三日,日軍發起總攻,第15師三個團全部就地展開與敵激戰,韓軍長仍不
放棄攻勢嚐試,電令第15師"儘可能向西進之敵側擊及追擊,對敵堅強據點應以最小兵力
封鎖之,主力仍鑽隙突進,索敵攻擊"(韓軍長陸大畢業,顯然想實現課堂上所教過的布魯
諾攻勢).不過第15師因已全軍展開,難以轉移攻勢,因而與敵膠著. 

    民國卅四年四月十二日,新寧第58師前哨部隊與敵第34師團接戰.四月十五日,日軍
發動總攻,關根支隊越過第34師團向新寧推進.  此時第58師兵力分散,難以抵禦日軍主
力,所以關根支隊的推進尚稱順利. 十六日拂曉,新寧守軍(營級)因犧牲慘重撤出,新寧
失守.  第四方面軍在新寧失守後,即指示第58師以一團在前逐次抵禦,兩團在後方集結
作為預備隊(其中一團尚奉命趕建陣地,可見事前無充分準備).第57師則進駐高沙巿,洞
口(即雪峰山主陣地之前緣). 敵左翼兵團在攻陷新寧後即暫停集結,準備進一步攻勢.

    四月十七日,日軍第116師團渡過資水後即向芙蓉山第一百軍主陣地發起總攻.十七
日夜,桃花坪失守,芙蓉山守軍與敵正面接戰,第19師第57團奮起抵抗,戰況激烈,敵第10
9聯隊第2大隊長奧居重傷,日軍傷亡慘重.  在日軍中,第116師團以善長攻堅硬仗著名,
此時該師團並納編獨立山炮兵第2聯隊及獨立工兵第40聯隊,加強攻堅戰力.以師團之主
力,竟然無法突破國軍一個半美械團(第19師尚未完成換裝),使第116師團大感震驚. 日
軍戰史對第19師的戰技有特別描述:"戰志旺盛,彈藥豐富,自動武器極多,戰法不同以往
重視火力,陣地編成及協同動作.陣地間斜射及側射之運用巧妙.我軍每占領一陣地,即
遭四周火力急襲.敵軍並使用逆襲,使陣地之守備堅固".  第116師團右縱隊(第109聯隊
)在攻勢失利後,避開正面向賽巿方向迂迴推進. 四月十八日,隆迴司守軍第19師第55團
與第109聯隊接戰,戰況慘烈.陶富業團長親自率兵兩連對日軍衝鋒逆襲,鞏固陣地.敵右
縱隊攻勢停滯.   第116師團因無法越過芙蓉山,不得不放棄原先自北迂迴的計畫,而轉
向龍潭司方向進攻,一頭鑽入國軍的口袋中. 根據日軍戰史的記載,第116師團顯然誤判
第四方面軍已將主力轉至北面,所以認為龍潭司方向國軍兵力空虛,可供迂迴.其實龍潭
司方向才是國軍的主陣地.因為第19師的堅強抵抗,使敵中央兵團攷變方向,逕入包圍圈
預定地.湘西會戰之勝利,第19師功不可沒.

    四月十四日拂曉,敵第47師團前鋒部隊開始強渡資水,第63師第189團奮力迎戰. 第
七十三軍韓濬軍長調整布署,鞏固藍田陣地.次日,日軍攻勢頓挫,第77師第231團轉移攻
勢,前景頗佳.王耀武司令官在得悉日軍攻勢停頓後大為欣慰,於十九日電令韓軍長轉移
攻勢"應不顧一切,向敵西進之主力側擊,務獲戰果". 四月廿日,第七十三軍在炮兵支援
下全面轉移攻勢,日軍渡過資水各部根本無法順利集結,即遭國軍逐一擊退,國軍攻勢順
暢. 日軍在國軍猛攻之下,但求能站穩腳步,根本無法出擊,所以敵右翼兵團第47師團在
初期攻勢中幾乎沒能前進. 日軍戰史僅簡單交代第47師團由新化向芷江進攻(其實連新
化的邊都沒沾到),而後即支字不提,似乎頗以為恥.  
    
    四月廿日,敵第116師團第109聯隊向放洞方向突進(該部為加強聯隊,在隆迴司被擊
退後尚有六千餘人實力),第一百軍李天霞軍長審忖局勢後決定順勢圍殲此敵.李軍長以
第19師及第51師為攻擊主力,第63師及第15師一部為預備隊,在放洞周圍山區完成集結.
四月廿三日拂曉,第一百軍在大霧中發起攻勢,日軍以第51師為目標還襲(採取攻勢以免
被圍).第51師周志道師長親臨前線督戰,國軍士氣大振,日軍被節節擊退.但此時似乎因
山區運動不易,第19師落後到第51師側翼,以玫無法包圍敵軍.  次日,第109聯隊大部潰
入山區,第116師團右翼攻勢期望破滅. 日軍戰史盛稱第51師(全美械師)戰力頑強,稱該
師進攻時協同動作良好,步兵在迫炮精確掩護下以波狀衝鋒,並以黑色煙霧彈標示位置,
以免火力誤擊.

    四月廿一日晨,敵第109聯隊以第3大隊再度進攻第19師防地.第56團奮起抵抗,第55
團乘機向敵後推進,敵軍大亂潰退.  四月廿二日凌晨,第55團第1營奮勇夜襲,再度擊退
該大隊. 上午,第56團劉光宇團長親率兩營白刃衝殺,戰況慘烈異常, 據國軍戰史記載,
因為日軍集結點萬家沖周圍為一連串丘陵,國軍必需逐高地與日寇近戰,"戰鬥之慘烈為
會戰以來所僅見". 第56團第1營劉振洲營長重傷不退,壯烈殉職.日軍戰史盛稱國軍'衝
鋒果敢',顯亦為第19師之猛烈進攻所震憾. 下午,敵宇尾大隊長被擊斃,日軍潰退.
  
    四月廿一日,駐守高沙巿的第57師與敵第116師團前鋒部隊接觸. 次日拂曉起,日軍
以大隊級兵力在高沙市周圍四處試探攻擊,似乎試圖找出其臆測中的國軍'側翼'.(這些
攻勢中日軍對高沙市發動多次正面猛攻,似乎誤認國軍'側面'在此). 四月廿五日,敵主
力逐次到達,並分別猛攻高沙市及山門等地.第57師奮勇抵抗,日軍攻勢膠著.

    此時第116師團已陷入僵局,據日軍戰史記載,四月廿五日該師團第109及120兩聯隊
均已被國軍分割,'部隊分散,攻勢停滯'.該師團一度希望能以第120聯隊向第109聯隊靠
攏,但被國軍打回.師團部及第133聯隊則遭國軍熾盛火網"連射不斷".該師團進退維谷. 
而第47師團在遭第73軍逐回後,板西軍司令官竟決定將該部控制為預備隊,(一下子收回
三分之一兵力,不顧攻勢已全面發動,難以想像.該師團中的第131聯隊擴為重廣支隊,此
時僅在新化周圍騷擾國軍,根本不敢向第116師團靠攏).所以此時日軍的希望,全部擺在
左翼兵團第58旅團是否能接出第116師團.不過此時板西軍司令官已惱羞成怒(日方戰史
記載這位軍司令官在司令部亂發脾氣,部屬均諱言'撤退'二字),所以日軍尚無後撤可能
在這十日攻勢中,日軍最遠推進四十公里左右,連國軍第一線兵團的主陣地都沒碰到,
為所有日軍攻勢中最差者.而此時日寇已達其推進能力之極限,慘狀可掬.

    四月廿一日,敵第58旅團(關根支隊)自新寧出發,進攻城步.此時敵右翼兵團已敗退
,中央兵團攷道,所以敵第廿軍將會戰的希望擺在第58旅團與第116師團合圍上. 城步守
軍為第廿六軍第44師第131團,該團採逐次抵抗,確實減緩敵軍的推進速度. 第58旅團不      
耐,即以一大隊鑽隙推進,又被第58師一個營擋下. 四月廿四日,第廿六軍以第44師完成
城步佈防. 四月廿六日晨,第44師憑藉既設陣地擊退日軍前鋒,國軍陣線穩定.

    四月廿七日晨,敵第58旅團北上進攻武陽,第26軍丁治磐軍長即令第44師出擊,撫敵
側翼,日軍側翼被襲,因而放棄武陽方面攻勢,轉向對付第44師.第44師奮勇迎戰,日軍不
支後撤.四月廿九日,第三方面軍湯恩伯司令官決心以第九十四軍擊滅第58旅團,減輕王
耀武司令官壓力,乃電飭第廿七集團軍李玉堂總司令鞏固現有通路,以掩護第九十四軍.
四月卅日,第九十四軍集結完畢,湯司令官乃電令牟庭芳軍長向武陽方面攻擊前進.  日
方戰史記載,第58旅團在五月一日後已完全攷採守勢,僅以小股部隊向當面國軍出擊.而
國軍在空援下奮力進攻據高點,"半美械部隊(應指第廿六軍)士氣如虹". 在據高點失陷  
後,日軍士氣已達最低潮.關根旅團長見所部已無鬥志,乃逐一激勵,並稱將再度進攻.日
軍戰史以極趣味的筆調記錄一名下級軍官的反應:'希望支隊長親來前線了解情況".


     國軍在四月廿五日之前已確實擊退日軍的攻勢企圖,第四方面軍雖僅為第一線兵
團,但日軍卻連第四方面軍所布置的主陣地(武岡)都沒達到,便被國軍切割零碎. 這不
僅出乎日軍意料之外,即國軍亦感驚訝.此時國軍第二線兵團(第十集團軍與新六軍)根
本尚未接戰.  第四方面軍參謀長邱維達中將(軍校四期,陸軍大學特6期)審度局勢,即
向方面軍提出新的攻擊計畫,邱參謀長認為既然第一線兵團已將日軍主力割散,打破其
進攻企圖,何不直接將第二線兵團生力軍自側翼投入,在敵軍撤退之前予以包圍. 此時
國軍第二線兵團均已集結完畢,第十集團軍之第十八軍已自鄂西南下,第九十四軍先期
已奉第三方面軍電令攻擊前進,而新六軍正積極空運芷江中. 五月四日,何應欽總司令
採納第四方面軍的建議,以忠整戰電令訓令各軍轉移攻勢:

一.攻勢轉移之目標,為擊滅進攻之敵,恢復我資水左岸之原陣地,並相機攻掠邵陽.
二.亙攻勢轉移全期所需之糧彈補給,應儘速於五月十五日左右準備完畢並分屯完成.
   政勢轉移開始之日期即以糧彈準備完成之日為準.
三.新編第六軍歸王耀武司令官指揮,其新22師即刻向江口推進 ...直屬部隊及第14師
   迅速向安江附近集中.
四.第廿七集團軍之第九十四軍主力,應與第四方面軍在安江邵陽公路以南作戰之部隊
   密切協同,務於五月十五日之前擊滅城步以北之敵,進出武岡附近.
五.第十集團軍應竭力拒止當面之敵,掩護我攻勢部隊之左翼.
六.第四方面軍之作戰布署由王耀武司令官依狀況自行決定.
七.攻勢轉移開始後,我各部隊應密切協同,全軍一齊猛烈進攻.如敵動搖則應不分晝夜
   與敵保持接觸,並應以鑽隙,迂迴,超越,追擊戰法分別截擊包圍退卻之敵而殲滅之.

   在國軍積極準備攻勢同時,日軍第六方面軍與第廿軍本部也為是否撤軍而激烈爭辯
雖然板西軍司令官執不肯撤退,但岡部方面軍司令官較為明智,深知眼前處境危殆,而
主張即時撤軍. 由於第58旅團攻勢失利,使第廿軍更為憂懼,板西軍司令官決定再投入
預備隊第47師團(第34與64師團仍按兵不動)策應第116師團,但是第47師團的先鋒重廣
支隊正被第七十三軍的積極攻勢打得接連後退,所以該師團的行動並不積極,僅在永豐
集結,遲疑觀望.   五月一日,第116師團電呈第廿軍,稱師團已因被切割而全面轉採守
勢.第109聯隊被中國軍包圍,目前僅能組織'特攻隊'連絡及輸運彈藥,而全師團均在中
國軍隊的火網籠罩下.

     五月一日,第九十四軍牟庭芳軍長奉令向武陽攻擊前進,殲滅第58旅團(該旅團此
時轄四個獨立大隊及第34師團之第217聯隊).牟軍長以第5師李則芬部為前鋒奮力推進
,並以該師第15團與第13團第1營組成挺進支隊,由第5師副師長邱行湘上校(軍校五期)
指揮,迂迴鑽隙前進.第廿六軍第44師蔣修仁部則與第5師主力齊頭併進.  此時敵軍正
於武陽周圍挖壕固守,士氣消沈,其警戒部隊略戰即退,毫無鬥志.  五月二日拂曉,第5
師主力正面進攻敵軍馬鞍山主陣地,經半日激戰後奪得制高點,日軍紛紛向主陣地撤退
,第44師的進展也十分順利.敵關根支隊長似有藉武陽主陣地與國軍決戰之意圖. 五月
三日拂曉,第5師與第44師向日軍主陣地正面進攻,第58旅團主力激烈抵抗,國軍在有限
火力掩護下奮勇衝殺(第九十四軍在湘西會戰後才換裝,戰鬥時也缺乏空軍支援記錄),
短兵相接.日軍不支,逐漸向萬福橋核心陣地收縮.  晨九時半,邱行湘支隊突然自萬福
橋陣地後方殺出,日軍前後受敵,部隊大亂,邱支隊以雷霆萬鈞之勢殺入日軍核心陣地,
一部並衝入第58旅團司令部,格斃敵總部人員兩百餘(並繳獲大件文件),關根旅團長僥
倖逃出,同時敵炮兵陣地也被擄獲. 第58旅團在指揮系統被完全切斷後立刻瓦解,邱支
隊在日軍陣地中橫衝直撞,第5師與第44師即乘機全力衝殺,第58旅團全軍覆沒,殘部化
整為零竄入山中,僅獨立第115大隊尚能維持建制衝出.  五月五日,萬福橋主陣地戰鬥
結束,第三方面軍電令第九十四軍清剿殘敵,並對邵陽方面警戒,掩護第四方面軍側翼,
以防敵第34師團蠢動.  敵第廿軍在得知關根支隊完全潰散後大為震駭,板西軍司令官 
盛怒,痛斥關根旅團長,據日軍戰史稱軍部此時憂懼萬分,已知攻勢決無成功之可能.

    五月五日,第九十四軍第121師朱敬民部與敵獨115大隊接戰,日軍戰史對此役有深
刻描寫.據日軍戰史記載,獨115大隊在行軍中被側襲,甫與國軍接戰後不久即全軍潰散
,'大隊一半官兵當場被射殺或剌死,背有行囊裝備的官兵全部被殲滅或俘虜,軍官幾乎
全部傷亡,亂軍中所有火炮及馬匹均被棄置'. 殘部十餘人掩護小笠原大隊長衝上小山
,日軍紛紛向山林中逃亡. 小笠原大隊長在聚攏殘部幾十人後,即率部試圖溜過國軍封
鎖線(以五人為單位化整為零),但被國軍打回.殘部並發現國軍沿公路搜查. 此時所部
已對其大隊長失去信心,逐漸自行散去.該大隊長在自尊掃地後率十餘殘部衝入國軍陣
地以求一死. 國軍戰史在檢討項目中提出日軍精神戰力之可畏,即以此事為例,殊不知
該大隊長之自決非為求仁也.事實上第58旅團雖然完全覆沒,但自關根旅團長之下無一
高級官長肯犧牲負責,所以均名列生還名單,正可證明日軍精神戰力已損耗殆盡. 日軍  
在第58旅團覆沒後緊急調動第34師團北上,試圖接回第58旅團殘部,但第34師團以本身
的鐵路沿線防務為藉口,僅止於消極集結(和第47師團一樣),根本不敢進攻第三方面軍
,使方面軍空歡喜一場. 第九十四軍隨後克復興寧,並擊退敵第34師團的幾次試探攻擊
此後至會戰結束日軍均未於該方面發動攻勢. 第58旅團倖存者做戰敗檢討時,胡吹第
九十四軍為全美械部隊"中國軍擁有豐富火力,地空配合密切,近接作戰勇敢,使我軍不
得不承認美械部隊之堅強".

    五月四日,板西軍司令官終於認清局勢,向駐華派遣軍發出請求停戰呈電:'本軍因
戰局演變,認為在第47師團抵達前,應先行'整理態勢''. 據一名軍部大佐高參回憶,這
時板西軍司令官繞室彷徨,對每一個願意聽的人解釋這不叫撤退而叫整理態勢,本軍決
非因戰局不利而實行撤退. 在電呈派遣軍同時,板西軍司令官也電令第116師團避免與
重慶軍決戰.第116師團如蒙大赦,興高采烈地準備集結撤退.   五月九日,駐華派遣軍
總司令官岡村在第六方面軍岡部總司令官的力諫下,終於同意中止芷江作戰.

    五月六日,蔣委員長連續兩次電令何應欽總司令發起攻勢:"湘西方面之敵,豕突兼
旬,勢成弩末.現攻勢已頓挫,已呈顯著動搖模樣,希即捕捉有利時機,督飭第三,四方面
軍積極反攻.如敵崩潰,務速窮追,以衡陽為目標,奠定全面反攻之基石為要".

    四月廿八日,敵第47師團因應軍部進援第116師團的急切要求,命其前鋒第131聯隊     
(即重廣支隊)積極向第七十三軍進擊.第七十三軍正積極進攻中,與重廣支隊多次激戰
,呈拉鋸戰態勢.  四月卅日,第七十三軍主力第77師唐生海部對重廣支隊正面強攻,並
以第229團兩營配合第4突擊大隊組成挺進支隊,由副師長楊明上校指揮,鑽隙前進. 五
月二日,第15師在空軍掩護下衝入敵軍洋溪橋主陣地,奮力衝殺,第77師隨後側擊,日軍
不支撤退.但其一股援軍正與楊明支隊遭遇,使國軍無法以迂迴克竟全功.  五月六日,
第四方面軍以第18師歸韓濬軍長指揮,並指示在方面軍轉移攻勢時,第七十三軍應全力
擊滅當面之敵,並遏止敵第47師團西進支援.
    
    五月八日,第七十三軍(含第18師)配合第四方面軍全面轉移攻勢,空軍第5大隊以P
-51全力協攻.日軍節節後退,其逆襲部隊(加強大隊千餘人)還沒來得及進攻,即被楊明       
支隊與第18師先後重擊. 此時敵第廿軍已決定以第47師團攻擊前進,以救出第116師團
,但因第七十三軍採三路推進,而且靈活運用鑽隙迂迴之戰術,長程(約十公里)包圍,所
以第47師團甫躍出即遭包圍切割.五月七日第47師團即報稱第120,133聯隊均已遭包圍
,(不過在下認為此似為該師團為避免前進的謊報,因為國軍戰史並無相同記載,而且在
八日之前僅重廣支隊(第131聯隊)位置超前,所以師團主力應無被圍可能)   五月十一
日,韓濬軍長調整布署,以第15師及第77師兩路併進,正面進攻,第18師與楊支隊則試圖
迂迴. 拂曉,第七十三軍主力與敵主力遭遇,立刻展開激戰,同時楊支隊也自側面躍出,
第18師則試圖再行迂迴.第131聯隊兩面受敵大亂,國軍也以團為單位奮力衝殺,日軍在
混戰中節節敗退.  五月十三日,日軍撤至株木山主陣地,並自株木山發起逆襲.第15師
奮戰卻敵,隨後第45團強攻株木山,日軍再度敗退.第七十三軍抓緊時機奮力衝突,大膽
鑽隙,第18師已運動到日軍後方,形成威脅.韓濬軍長以日軍崩潰在即,即電令所部三師
全面攻擊前進,日軍在國軍奮勇衝殺下紛紛潰退,各大隊殘部喪失鬥志,一擊即退.  此
時日軍第131聯隊已被衝散,師團主力尚能維持連絡,但已無心接回前線部隊.  五月廿
日,國軍對重廣支隊殘部實行最後一次包圍,日軍拼死突圍,意圖向師團靠攏,而第47師
團主力則已撤回原位.第131聯隊因無支援,所以全面潰敗,各單位自行逃出,失去控制.
第七十三軍在重廣支隊瓦解後仍放膽猛烈追擊該支隊殘部.  五月廿九日,日軍殘部與
第47師團靠攏,楊支隊在恢復原有態勢後才停止追擊,與敵對峙.

    在第七十三軍前所未有的積極攻勢下,不但重廣支隊被擊退,即第47師團主力也因
側翼時常被威脅而不敢妄動,終而導致全軍撤退,遺棄重廣支隊任國軍宰割. 可惜的是
國軍戰史編輯者顯然缺乏對運動作戰的認識,所以對韓濬軍長這次精采的攻勢,無法作
完整的陳述,而寫得平淡無味,殊為可惜.日軍戰史對第47師團本即頗有微詞,對該師團
的失利幾乎支字不提,僅糢糊帶過.其實可能連當時的日軍指揮官也搞不清楚為什麼國
軍兵力突然大到能到處側擊,所以日軍並未對國軍的大膽迂迴作任何描寫.但這已永無
對證. 國軍在清掃戰場時發現重廣支隊長的遺骸,日軍撤退時顯然相當混亂,連自己指
揮官的遺骨都沒顧到帶走. 韓濬軍長在攻勢中發揮胡提爾戰術之精髓(前文誤寫.韓軍
長也沒進過陸大,特此更正),在有限距離之攻勢目標中(韓軍僅需顧及不到卅公里的縱
深距離,而且在山區雙方速度相差不多,所以能以單純步兵完成迂迴)大膽鑽隙迂迴,可
稱戰史傑作.韓將軍在戰後因功奉頒四等寶鼎勳章. (可惜在下沒能查出當時的軍參謀
長是誰.師長中梁祗六將軍係保定八期,覃道善將軍則似乎進過陸大).

    五月十日,敵第廿軍板西軍司令官電令第116師團撤退.此時,該師團主力勉強集結
於月溪,但第109聯隊仍被國軍包圍.第116師團在獲得第廿軍命令後即奮力向洞口集結
,國軍在洞口的第57師兵力分散,僅有一師,所以該師團極有可能由此突圍.但在該師團
開抵洞口後,第109聯隊始終不能衝出會合,菱田師團長良心發現,決心將全師團拉回月
溪,以策應第109聯隊突圍.此舉不但使已開到洞口的日軍異常憤恨,第廿軍也大為驚恐
,立電菱田師團長迅速突圍,不過國軍已警覺日軍的突圍企圖. 第七十四軍施中誠軍長
除電令第57師調整布署外,並以暫6師加強防務. 

    第四方面軍王耀武司令官審度敵情,決心以第十八軍逕開洞口,協力第七十四軍堅
守要地(此為邱參謀長的建議),將第116師團封鎖於雪峰山中,而以第一百軍為主力,開
入龍潭司主戰場索敵決戰.新六軍與第十集團軍仍編為第二線兵團,鞏固後方. 此時日
方謀略已窮,第58旅團全軍覆沒,第47師團節節敗退,而第34師團與第64師團(原定自益
陽方面發動攻勢牽制第十八軍,結果僅與第十集團軍之第九十二軍略事戰鬥,第十八軍
仍整然南下參戰)態度消極,逡循不前.第廿軍黔驢技窮,只好聽天由命,祈禱第116師團
能自行突圍. 而該師團此時困於地形,無法發揮優勢機動力,而且遭中國空軍優勢炸射
(自從日軍陷入包圍圈後,第四方面軍即召來中美混合團第1(轟炸)大隊,以B-25大肆轟
炸.邱參謀長在回憶錄中不無得意地寫到當時以凝固汽油彈轟炸,造成森林大火使敵軍
無法藏匿),呈現必敗之局面.  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在與參謀群會商後,欣然同意王
耀武將軍發動攻勢,殲滅第116師團.

    自四月廿三日起,第一百軍即包圍位於放洞的敵第109加強聯隊,並以所部第51師,
第63師及第19師夾攻(另以第15師掩護側背). 國軍以雄獅搏免之勢,輔以第5大隊P-51
戰轟支援,逐步攻擊敵軍陣地.日軍借城藉一,抵抗異常頑強. 戰事激烈時,第51師周志
道師長親上火線指揮.  四月卅日,第19師將第109聯隊壓迫至國軍包圍圈中,第51師及
第63師即上前合圍.   五月六日,第一百軍接獲第四方面軍全面轉移攻勢命令.李天霞
軍長判斷第109聯隊殘部兵不滿千(日軍戰史稱僅存七百餘人,但僅為步兵大隊的統計)
,決心加強攻勢盡殲此敵. 第109聯隊一度派員洽降,為其戰史所罕見.唯國軍代表見其  
降意並不真誠,所以未予接受. 五月十一日,李軍長將久戰疲乏的第19師調入側翼作為
預備隊,而以第51師及第63師敵前展開,準備實行最後殲敵作戰.

    五月十二日拂曉,第一百軍75山炮營開始實施制壓射擊.各團82迫炮連及營60迫炮 
排也進入定位. 在炮轟後,第51師及第61師第188團躍出戰壕,以準確的疏開隊型挺進.
各班班長手持衝鋒槍,引導持79步槍的士兵緩緩進逼. 當國軍步兵進入射程後,日軍立
刻以各種兵器集火射擊,此時訓練有素的國軍連排長即以煙霧彈標示日軍位置,營重兵
器連即因應目標性質,以60迫炮,伯楚克火箭筒甚至55戰防槍予以制壓.此時,步兵中的
自動武器組(79輕機槍,28槍榴彈)也就火力定位.部隊就定位後,衝鋒號淒厲揚起,國軍
官兵自連長以下即在重機槍掩護下挺身衝鋒.日軍槍聲大作,一面試圖以步兵炮壓制步
兵,一面以迫炮壓制步兵重兵器組.營長掌握情況後,即以有線電呼叫82迫炮反制壓.國
軍在優勢火力的掩護下波狀殺入敵軍陣地,並隨時以隨行重兵器連制壓敵軍碉堡.日軍
在陣地被突破後即剌刀出戰,其官佐持武士刀壓陣.國軍即以45衝鋒槍掩護步兵近接行
白刃戰.  日軍在國軍猛攻下自信蕩然,也不顧死守之武士道信條,倉惶潰走.於是青天
白日軍旗迎風揚起於桃林敵軍陣地,空中空軍第5大隊的P-40,P-51小隊呼嘯飛過,遠方
爆炸聲大作,部隊整齊振奮之歡呼聲,慷慨響起.  國軍戰史稱:"我官兵奮勇衝殺,所向  
披靡,潰退敵軍被我截為數段,演成若干局部之殲滅戰".是日,日軍最後核心陣地被圍,
來不及潰入核心陣地的日軍四散奔逃.國軍並且查獲多名換穿便衣的日軍,均逐一予以
擊殺或生俘.

    五月十三日,殲滅戰進入最高潮期,周志道師長,徐志勗師長以下各級指揮官,均親
臨火線督戰,國軍士氣大振.椒嶺日軍最後陣地被第63師突破,日軍完全瓦解.日軍潰兵
在戰場上狼奔豕突,均遭國軍殲滅,被擊斃者包括第109聯隊瀧寺聯隊長. 第109聯隊僅
少量殘兵隨第1大隊衝出,流竄到五月十八日,始由清掃戰場的國軍消滅,並擊斃其飯島
大隊長. 五月廿一日,第一百軍完成殘敵的掃蕩作戰,即奉令東進合圍第116師團.

    據國軍戰史記載,敵第116師團於四月廿七日全力進攻洞口,洞口守軍第57師第170
團第2營因犧牲慘重撤退.同時該師團復以全力進攻山門,由第57師確實阻止.次日日軍
即自洞口撤退,西向返回包圍圈內,顯然意圖接應第109聯隊.但這個回師救援行動僅持
續一晚,自四月廿八日之後日軍每天均向洞口發動猛攻,並一度攻陷洞口與山門. 日軍
戰史記載第116師團第一次試圖撤退的日期為五月十日,比國軍戰史足足晚了十天. 事
實上在這十天之中,國軍已集結暫6師,第13師第38團及第19師第57團於洞口周圍,而指
揮單位亦經調整.第十八軍正快速南下.五月十日當天,國軍正與洞口方面日軍激戰,而
洞口駐軍似乎兵力不大.  這個比較上的差別似乎顯示第116師團早在派遣軍頒令一週
前(第廿軍頒令兩週前)即已自動回師,而在第廿軍電令撤退時,第116師團已陷重圍,只
好拿兩週前的理由塘塞. 在五月十日之前,日軍一直控制洞口及山門,尚有撤回的希望       
,而次日國軍即已克復洞口前緣的警戒陣地,同時第58師,第11師及第193師也逐次開到
  由此可間接證明第116師團在派遣軍決定撤退前即已掌握退路,並以重兵留守.但這
個唯一的退路則在軍部頒令前後失去效用.即該師團在第廿軍高唱三路會攻的高調中,
苦候了兩個星期,才在退路被截前後收到撤退命令.日軍戰略之愚蠢由此可見.

    在第一百軍殲滅第109聯隊的同時第四方面軍也正著手進行第116師團的殲滅計畫
第七十四軍(暫6師,第57師,第193師第58師)北上進攻洞口,第十八軍(缺第18師)南下
進攻山門,期以兩軍會合,封鎖邵榆公路出口. 敵第116師團在雪峰山區遊蕩了半個月,
戰力已大為減削,如果兩軍合圍就根本沒有機會突圍.第116師團深知此點,所以在確定
無法救出第109聯隊後,立刻轉向,兵分兩路開往山門及洞口拒止國軍,但已為時不及.

    北面第十八軍於五月七日克復白馬山及賽巿,第四方面軍聞報,即電令胡璉軍長以
第11師第第118師兩路併進,向山門攻擊前進. 第十八軍的進攻縱隊雖然遭到小股日軍
多次側面襲擾,但均順利排除.五月九日第11師第32團即已在山門前展開,猛烈進攻.此
時第116師團慌了手腳,不斷組織小股兵力向第11師進攻(兵力之微弱,使第11師誤判此
為放洞方面潰來的散兵,並路續呈報至聯隊級). 五月十三日,第11師攻克山門,楊伯濤
師長立刻積極布署追擊,希望能與第七十四軍合圍.

    南面第七十四軍自從新銳部隊調入後,攻勢順暢.五月九日日軍於洞口前緣陣地的
守軍潰敗.五月十一日,第57師與暫6師均兵臨洞口.洞口此時可謂彈指可下. 但令人驚
訝的是,第四方面軍居然在這個關鍵時刻,讓第七十四軍主力在洞口前休息整補到五月
十三日中午.

    五月十一日第116師團即已死心,開始撤退.撤退時顯然已近似潰退,在邵榆公路邊
的第十八軍大量截擊潰退中的日軍,楊伯濤師長見獵心喜,積極布署與第七十四軍的合
圍行動.而第七十四軍因為仍未攻克洞口,不及親睹日軍潰退之慘像,所以似無此熱誠.
五月十三日下午,第七十四軍在從容整補完畢後,對洞口展開攻勢,暫6師趙季平部僅花
費五個小時即順利攻克洞口,此時空軍第5大隊也出動炸射,一時頗為壯觀.  在夕陽掩
映中,暫6師官兵親眼目睹第116師團以排山倒海之勢(共兩個步兵聯隊,三個工兵聯隊,
兩個炮兵聯隊及騎兵,輜重兵聯隊各一)向東潰退的盛狀. 趙季平師長對此顯然甚感驚
訝及無限懊惱,所以暫6師在入夜後仍奮力自洞口正面強攻邵榆公路.在此同時,施中誠
軍長也大為震驚,立刻將手中所有可以調動的部隊都打上去(第193師,第58師第174團,
第57師第169團).戰史稱"敵幾無還擊之力,賡續東潰".

    其實早在五月九日,第七十四軍即已呈報有敵軍東潰,但第四方面軍一直不加留意
第四方面軍在殲滅第109聯隊同時,調第19師監視第116師團. 可是在第19師尚未開到
定位前(不要忘了第19師已轉戰一個月,均在第一線周旋,動作慢些可以理解),第116師
團已經開始東移.第四方面軍顯然沒料到第116師團會棄第109聯隊而去.楊蔭師長在查
覺敵軍動向後立刻猛力追襲(以一個久戰疲乏的師追擊一個師團,勇氣可嘉).據日軍戰
史記載,'第19師與第51師迂迴至側翼由後方追擊,其突進力另人驚歎,可惜未充分發揮
白刃戰力,遂失去殲滅我軍的良機'(日軍在忙亂中多誤判國軍兵力及企圖,以為第一百
軍主力已經開上來,意在殲滅該師團.但實際上只是一個調次要戰場休息的步兵師臨時
發現戰機而捨命追擊而已). 雖有第19師的奮勇追擊,第四方面軍仍未查覺日軍已開始
全軍突圍,導致貽誤戰機,殊感遺憾.    事實上,在暫6師克復洞口,呈報日軍正全軍衝
出重圍時,王耀武司令官顯然也與施中誠軍長一樣驚訝,(空軍第5大隊一口氣出動了卅
五架次前往炸射,這種頻率唯有王司令官有權下令)  顯然第四方面軍因為情報的誤差
,誤認第116師團殘部還在山區,所以才有第七十四軍全軍於洞口外休整之舉.  若以戰
史時間之比對計算,第116師團主力(含其師團大部分的物資,器材)衝出重圍的時間,正
是第七十四軍休整的那卅六小時.

    五月十二日第116師團主力突圍之時,湊出近一個聯隊擋住第11師. 在第七十四軍
休整的一天半中,第11師使出全力向邵榆公路攻擊前進.戰史記載楊伯濤師長的攻勢非
常積極,積極到將手邊三個團全部打上去,不留預備隊. 同時楊師長也對方面軍作出呼
喻,但王耀武司令官卻誤認楊師長僅是抱怨手邊兵力不足而已,所以從第七十四軍方面
調出一個團(第13師第38團)支援. 楊師長此時的氣極敗壞可想而知.(第38團能從南面
跨越靠上來,足見日軍之易打) 第11師就在日軍狂退的洪流前強攻一整日,等到方面軍
領悟而想合圍時,日軍殘部已逃出大半. 第十八軍強行軍百里,僅得到殲敵千餘人戰果
民國四十年,楊伯濤將軍在中共秦城監獄與王耀武將軍碰面,楊將軍當場痛斥"你是中
國人的罪人,日本人的功臣'.王將軍唯有低頭不語,接受批評.

    五月十五日第四方面軍才下達總攻電令,確認包圍圈中的殘敵已全部東潰,並規定
兩個軍的夾擊地境. 但此時除追擊外,只剩清掃戰場而已.

    國軍在日軍突圍後,以第十八軍為主力尾隨猛烈追擊,第七十四軍也努力亡羊補牢  
,以暫6師快速追擊(日軍戰史稱暫6師追擊時行動活潑,地空協同得當.山迫炮兵射擊準
確,唯非美械部隊).國軍的追擊行動直到六月一日才全部結束.

    邱維達將軍於其自傳中,對這個嚴重失誤有段描寫:"正當敵人被圍困於口袋中,行
將全部就殲的時候,王耀武來電話對我說:何總長急待赴渝,參加黨的六全大會,作湘西
大捷的報告,希望早日結束戰爭.我說目前正是殲敵的最好時機,不能放過,戰爭已接近
尾聲,不會拖太久的.但各部隊也因此鬆懈下來未有窮追猛打,而讓少部分敵人跑掉了,
未能全部殲滅,實令人有美中不足之感".  這段含蓄的描寫,可以解釋第七十四軍的暫
停. 顯然王耀武司令官因戰事已近尾聲,所以讓連月激戰的第七十四軍休整,這也是愛
護官兵的一番心意.這一鬆懈讓萬餘日軍殘部傷兵逃出生天,殊為可憾.  不過第116師
團也遭重創.日後部隊編散,空存番號調回其本土整補.

    湘西會戰中,日軍自承傷亡一萬一千餘人.但其戰史中卻自稱有一萬五千人'病傷'
,殊難理解(春季出兵會病倒六分之一官兵?果真屬實,則日軍的醫療及日常生活環境就
要使人同情了).跳過日寇的廢話,則其自承之傷亡為兩萬六千四百人(內陣亡五千人).
國軍傷亡兩萬零六百六十員(陣亡七千八百一十七員.涵軍官八百廿三員),失蹤三百八
十員. 國軍於會戰中實際斃傷日軍在三萬人以上(國軍戰史稱三萬六千三百五十八人)
,全殲日軍一個旅團(四大隊制)及三個聯隊,重創一個師團.並繳獲迫炮四十三門,榴彈
炮十三門,山炮六門,重機槍四十八架,輕機槍兩百四十一挺,擲彈筒兩百六十一個及軍
旗九十六面,馬一千六百五十四匹.俘虜軍官四十二人,士兵一百八十人.戰果輝煌.

民國卅四年五月廿日,湘西會戰接近尾聲,參戰國軍除追擊部隊外均停頓整補.陸 軍總司令部原係一攻勢戰略單位,原已擬有"秋季攻勢作戰計畫",(美方稱為黑金鋼作 戰.以克復東南沿海省分為目的)此時部隊雖有損傷,但仍無妨於此一超大攻勢之發動 .. 在此同時,日軍派遣軍已完全喪失信心.日軍戰史記載派遣軍在芷江作戰'中止'後, 大澈大悟,終於相信第六方面軍無法堅守現有的占領區,因而批准自桂,閩各地的撤出 方案,放棄維持粵漢鐵路的構想,以收縮戰線,集中兵力,對付即將到來的國軍反攻.其 戰史結論自稱派遣軍此時已不存對華作戰終能成功以解除其本土威脅之自信.駐華日 軍陷入空前低潮. 陸軍總司令部在湘西會戰結束之後,即路續接獲日軍將撤退的情報. 此時反攻部 隊雖尚未完成準備,但何應欽總司令與張發奎司令官皆認為此一難得之時機應予把握 ,所以第二方面軍與第三方面軍在日軍即將撤退之時,於五月中旬提早發動反攻. 第 四戰區在桂柳會戰時慘失慘重,戰區轄地幾乎全部淪陷,在攷編為第二方面軍之後,甚 至連基本糧食補給均成問題,所以張發奎上將急切希望反攻南寧,柳州.而此時方面軍 與第卅五集團軍(總司令鄧龍光中將)均已整補至相當程度,所以在接奉陸軍總司令部 訓令後立刻發起攻勢,第三方面軍也隨同並進. 國軍這一次的局部反攻相當成功,部 分原因在當面日軍部隊因正準備撤退中而毫無戰志,所以在國軍反攻時便理所當然地 提前撤退.其野戰主力第34師團之殿後部隊幾乎呈潰退局面. 第174師第525團(桂軍) 盧玉衡部並創下追殺日軍數百,本身僅戰損一人的世界級記錄(此據黃旭初回憶錄.戰 史無特別記載). 同時駐福建日軍也開始後撤.第三戰區即訓令當地駐軍追擊.一反抗 戰常例,第80師李良榮師長與所指揮的福建保安縱隊積極挺進,在進駐福州之前,確實 殲滅日軍後衛,戰果甚豐,僅配有步機槍的保安縱隊甚至完整繳獲日軍一個155榴炮連 (六門),創保安部隊戰史之記錄(勝利後本為福建土部隊的第80師不但換裝美械,而且 攷編為裝甲第1旅的兩個步兵團,足見上級對本次作戰之激賞.李良榮師長亦因此役擢 升第廿七軍中將軍長). 華南反攻作戰(國軍戰史稱之為南戰場追擊,因此役僅為局部 反攻戰鬥)中國軍斃傷日軍五千人以上,繳獲各式山野炮數十門.國軍本身傷亡甚小. 基本上,華南反攻並不能證明國軍的機動作戰能力,因為當面日軍缺乏戰志,幾乎 沒有防禦戰略可言.國軍戰史僅稱之為"追擊",連"戰役"都稱不上,可謂合理妥適. 所 以抗戰後期,除滇西戰役外,國軍美械部隊無發動攻勢之機會.從而亦無從得知國軍是 否具有機動作戰能力.因此,湘西會戰中的有限攻勢(其實稱之為大規模逆襲較為妥當 )成為後期抗日戰史中難得一見的攻勢範例.   湘西會戰中國軍其實並沒能在機動力上占有優勢.日軍參戰部隊除採守勢的第64 師團及第68師團(第58旅團經加強)為丙種編制外,均為乙種馱馬編制(騾馬六千餘匹) ,機動力遠在國軍之上.但湘西會戰的特殊地形使日軍無法發其機動力之優勢.湘西為 一連串的丘陵,雖然妨礙部隊的大規模機動,但也不如豫西山地般險峻,海拔動輒破千 ..所以戰鬥必需在一般步行的狀態下進行.加上日軍又無法突破丘陵區的國軍防線(在 浙贛會戰中日軍有兩個師團意圖穿過浙東丘陵,便遭極大困難而難以如期集結),所以 整個會戰兩方均維持步行速度,這對國軍自然有利.日軍整場會戰中的最遠縱深(逼進 龍潭司)不超過四十公里(急行軍一日可達),所以國軍能以步行速度實行機動迂迴(最 遠不會超過十公里),會戰中國軍運動之活潑,良有以也. 而在火力上,其實日軍並不 算吃虧,只不過國軍本身火力之大幅成長使日軍驚駭,顯得似乎占優勢而已.事實上日 軍光在第116師團方面便集結炮兵達三個聯隊,而國軍除一般步兵火力之運用外,重炮 團並無特出記錄. 在戰鬥習慣上,德軍以機動作戰為主軸,火力應以機動運用達最大 效能.而美軍只知一味加強火力硬體,期望能以物資優勢壓倒對方.在這種習慣影響下 ,美械國軍之綜合火力遠超過抗戰初期的德械國軍,而處於抗戰時期之最高峰.加上滇 西作戰使國軍確實加強美械部隊的火力協調,所以就讓日寇歎為觀止了. 其實日軍火 力也達空前高峰(步兵部隊人員減編,火力加編.輔以獨立炮兵的成熟運用).據第57師 步兵指揮官杜鼎將軍回憶,其陣地在日軍炮轟後,幾無完整地形可言. 因於火力上能 與日軍相庭抗禮,而機動力又因地形而拉平,所以湘西會戰能成為抗日戰史上的奇葩. 在美軍記錄中,湘西會戰之勝利均為美軍功績.日軍戰史引述美方戰史記載,美方 稱因其協訓國軍之不遺餘力與美方提供之完整空優,使(累敗之)國軍終於能於日軍戰 線過於擴張之時,造成六萬五千日軍決定性的失敗.其實絕大多數的中外想法,皆同此 調,認為國軍不堪一擊(還要保全實力打內戰),全靠老美挺住.事實上,早在美援之前, 國軍已獨立應戰六年. 在湘西會戰中,國軍雖靠美援取勝,但老美將功勞全往自己身 上攬,未免顯得缺乏修養,狂妄自大及無知. 其實美械部隊與正式美軍相比,尚有大截 差距.與同時世界諸強國相比,美械國軍不過為一奇異的"純步兵",僅有完整的步兵師 級編裝.其他騎炮工輜通各色輔助兵力及機械化部隊多在實驗編裝階段,難以協同,因 應現代化戰鬥.如果美方認此等軍援即為國軍庸碌將領創造勝利主因,未免大謬.以補 給密度,地空協同及輔助兵力而論,駐印軍的戰力遠在國內美械部隊之上(新六軍即使 輕裝空運赴湘,其戰力仍使國內部隊顯得寒酸).馬歇爾於其報告書中盛稱寵將史迪威 '處於美軍補給線之末端','戰況因而艱困異常'. 史迪威的指揮能力因而受中外媒體 起哄似的謬譽. 緬戰盟軍在絕對優勢中仍倍受日軍重創,英軍並遭日軍大規模逆襲, 美方自認遭遇所未料及的困難,攻勢有全面失利之危險(羅斯福也因此強催蔣公出兵) ..後來雖倚仗物資優勢及國軍出擊分散日軍兵力而取勝,但已顯露美方指揮之無能(美 軍連其慣計'廣正面進攻'都作不好,大軍群集要地,遇襲時無法施展). 這是一個簡單 的邏輯比較題,如果連史迪威這種丑劇都能獲得揚名青史的機會,國軍豈不更值崇敬? 即使是美械部隊(其實有一大半尚未換裝或只換到一半,如第九十四軍就仍然為國械) ,依美方標準亦應列"補給末端後的末端".國軍將帥能憑此戰力殺敵致果,其指揮能力 (與美軍比較)應稱超級. 由此可見美軍的淺陋.抗戰初期的德國軍方,就沒有這麼多 掠美的動作,反而盛稱國軍本身的英勇精神. 德人以誠實著名,凡事責實.編練德械國 軍貢獻雖大,但絕非國軍抗戰能堅持不墜的主因.中國如果沒有抗戰的意志,再多裝備 也是枉然(豈不見無戰志的德械匈牙利軍團,便僅能擔任後方綏靖,那能作戰).這種誠 摯的態度,正是國軍對德國顧問團倍致敬重的原因. (反觀美國,蔣公說得好:"美國也 是帝國主義",只是"美國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這個朋友目前還是不能沒有"). 美方盛稱空襲為國軍致勝的主因,其實此亦為表面之見.湘西會戰時,國軍的確擁 有完全空優.但這僅意味國軍無遭敵空襲之虞(國軍戰史不無得意地提及敵機"幾無活 動之餘地"."僅以七架飛機對我空襲五次,投彈廿二枚,致我人員傷亡卅八名"). 但這 並不意味美方提供的空援為致勝主因. 據戰史記載,會戰中的空援記錄"計第5大隊出 動P-40,P-51九百四十二架次;(中美混合團)第1大隊出動B-25一百一十三架次;(中美 混合團)第3大隊出動P-40,P-51共十八架次;第2大隊出動B-25五十八架次".這是一個 半月會戰全期的記錄. 這千餘架次絕大多數為戰鬥機的戰術轟炸(最多裝載250磅炸 彈四枚,或小炸彈(50磅燃燒,破片彈)十二枚).國軍戰史有完整的空襲記錄,這些戰術 轟炸的目標多半不是地面部隊的當面之敵,而是敵軍後方本應交由輕轟炸機轟炸的基 地,倉庫及重要設施.空襲地區則廣及岳陽,湘鄉,零陵,衡陽,長沙,邵陽,新寧,新市甚 至武漢,並不密集. 這種錯誤使用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國軍本身軍機以驅逐機居多數 ,所以只好以密接攻擊的方式及兵力實施戰術轟炸.日軍戰史稱空襲所致損失甚小,僅 其總損失的十六分之一(而且多為後方定點),即因此故.而且中國空軍因任務繁重,僅 能以小隊(四機編隊)單獨作戰,戰果自然不大. 其次,美軍戰史僅提及其第23戰鬥機 大隊參戰.其實參戰主力為中國空軍第5驅逐機大隊(大隊長張唐天少校)及第2大隊的 輕轟炸機中隊(大隊長萬承烈少校).中美團的轟炸機大隊遲至會戰中期始由陸軍總部 調入參戰(專為轟炸第116師團而用.由中美團副司令徐煥昇上校指揮).第14航空軍並 非主力. 錯誤的機種運用及過於廣泛繁重的任務,使空軍在會戰中的使用並不理想, 雖然能維持空優,但對地面戰事的支援有限,規模也不大(正牌美式的戰略轟炸是以空 襲摧毀整個敵軍,地面部隊的任務僅在清掃戰場.所以巴頓那種白痴型的躁進,也能推 進順利.前德國聯邦陸軍總司令史佩德上將戰時為裝甲教導師師長,(西線的總預備隊 )該師因白天行軍,所以被美軍炸得全軍覆沒,幾乎損失所有車輛.因而無法進擊美軍. 這才叫戰術轟炸.這也是美國陸軍將領能浪得虛名的主因. 這種空中決勝的戰略思想 主導戰後整個美軍的戰略布置). 中國空軍因以密接作戰方式擔任多數任務,所以被 敵地面火力擊傷軍機十九架(全燬十一架). 戰後,何應欽兼總司令赴國民黨六中全會報告戰況經過,全體中央委員起立致敬. 國軍公布戰況後,立遭美方質疑,何總司令乃偕中國戰區參謀長魏德邁,美駐華部隊司 令麥克魯,參謀長柏諾德搭PH-235(直升機早期型)赴前線巡視,證明日軍確在潰退中. 麥克魯司令親睹國軍英勇衝鋒後,立刻頒贈銀星勳章與第57師第171團周北辰連長,確 證中國軍隊之英邁偉烈.(該勳章於中國戰場頒贈尚屬首見,之前多為名譽性的自由勳 章) 何總司令與施中誠軍長,李琰師長陪同美方觀察人員登山遠眺,青石山徑上,暗紅 血點不斷,皆為我負傷官兵後送時之遺蹟. 相較之下美國人就可笑多矣.一名美軍中 校顧問以望遠鏡親睹一位國軍連附於白刃戰中搶下日本軍官武士刀而砍斃之.美軍中 校立刻苦求國軍團長,將該柄軍刀轉送割愛,以為紀念.這類笑話在有與美軍接觸經驗 的國軍部隊中流傳頗多. 民國卅三年夏,遠征軍發動滇西反攻作戰,以兩個集團軍兵力,對滇西一連串堅固 的日軍永久工事發起正面進攻,以傷亡五萬餘員代價,全殲敵第56師團近三萬人.雖然 國軍本身損失慘重(戰後第六軍因撥補而撤銷番號),但霍揆章總司令與宋希濂總司令 均奉頒青天白日勳章. 國軍在抗戰後期幾乎完全缺乏攻勢作戰的能力與經驗,所以即 使只得一慘勝,也屬難能可貴.深究及當日國軍狀況,才知這兩起最高榮譽勳章的頒發 ,名至榮歸.倫德斯特元帥嘗言:"一個好的指揮官要隨時以自己能力所及為目標,而逐 步修正".在這種情況下,後人實無權深責國軍在攻勢中的持重態度,為膽怯畏葸,貽誤 戎機.湘西會戰中,第四方面軍雖有疏失,但整體以觀,戰果已屬難能可貴.在批評王耀 武司令官態度過於消極之時,不要忘記這位名將在抗戰八年中率第七十四軍縱橫華中 ,為三個戰區的預備隊,隨時擔任最艱鉅的任務.而這類任務絕大多數為困難的守勢作 戰及對要點的死守.(該軍的三軸陸海空軍武功狀,均由死守而來) 在這種長期的作戰 習慣下,王司令官在攻勢中的保守傾向其實不難理解. 民國卅六年魯中剿匪,第二兵 團司令官歐震中將在迎戰時電令整五師守勢接戰,邱師長抗命不遵,後由陳總長調解, 始以攻勢擊退優勢共軍. 歐震將軍為黨國名將,抗戰中期統帥第四軍縱橫第九戰區, 威震扶桑,為三次長沙會戰及浙贛會戰的主力部隊.因功晉任第十集團軍總司令,整編 第十九軍軍長.在臺病逝後,先總統篤念勳舊,破格追晉陸軍上將. 若依外行眼光,則 這位名將在面對華東野戰軍主力時所採的守勢策略,無疑為國軍將領庸劣駑騃的典型 ,簡直是自取滅亡.但若深研抗日戰史,則可知此種作戰習慣源流自抗戰中的長期守勢 ,實難苛責,只有無限同情而已. 第七十四軍雖然在最後作戰堵敵不力,仍因會戰中的 整體戰功而獲頒榮譽旗,施中誠軍長並奉頒二等雲麾勳章.雖有微憾,王耀武司令官仍 奉頒青天白日勳章,以酬其勳. 民國卅四年八月廿日,日本駐華派遣軍今井副參謀長搭機飛芷江,協議投降.投降 當日,芷江萬頭攢動,爭睹日寇敗亡之歷史性畫面.機翼繫有投降符號長帶的日方專機 在中國空軍戰機護航下,憔悴飛抵,敵投降代表下機時,場邊軍民自發高呼打倒帝國主 義口號,狀至感人,日寇代表垂頭喪氣,不敢正視. 中國代表陸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蕭毅 肅中將宣布完成洽降後,在場軍民歡聲雷動.國府還都後,即於芷江建立抗戰勝利紀念 碑(文革後由中共重修,至今依然聳立). 九月十五日,王耀武總司令於長沙城郊岳麓山,接受敵第廿軍板西軍司令官投降, 方面軍並負責對第64,68,116師團,第17,81,82,92,96旅團的繳械任務.岳麓山長期為 野戰炮兵第1旅駐地,鞏護長沙.此時炮聲不再,僅以莊嚴之姿態,見證十一萬日軍俯首 繳械的盛況,此誠為我黨國最輝煌之時刻.
湘西會戰中,陸軍第19師全程參戰,著立殊勳.先於第四方面軍匆促集結應戰時固 守芙蓉山,將日軍主力部隊導入國軍之既設包圍圈中;繼而西進,猛烈追擊第109聯隊, 並相機逆襲,將該聯隊包圍切裂,使後續友軍得將該部日軍確實包圍;在圍攻一週後轉 入側翼警戒休整,又正與撤退中的第116師團主力遭遇,第19師立刻以一師之力奮力追 擊,日軍魂飛膽碎,幾乎還擊之力,甚至誤以為遭遇整個第一百軍追擊,倉惶突圍,潰退 之慘狀可掬. 該師在一個月中縱橫百里,大小戰役數十次,幾無休息機會.尚有如此積 極進取之戰鬥精神,足見國軍之勇烈氣概.戰後軍委會論功行賞,第19師奉頒陸海空軍 武功狀,並通電全軍表揚. 第19師為何鍵湘軍主幹,抗戰初期由李覺將軍率領參戰,武漢戰後擴為第七十軍, 第19師由唐伯寅少將接掌,隨即調入第十九集團軍作戰序列,在羅卓英總司令領導下, 為鞏衛贛北的主力部隊. 民國卅年上高會戰中,第19師配合預9師積極逆襲,以兩個師 的兵力包圍切割敵第33師團,使該師團潰敗撤走,解除集團軍北面的威脅,第七十四軍 及第四十九軍因能在上高專心抗敵,終於完成全殲敵第34師團及獨20旅團之光榮戰績 .. 第19師早期為湘軍部隊(廿五年整編部隊),在長沙會戰後受中央青睬,乃復以該師 為基幹,擴編第一百軍,從此納入第七十四軍系統.第19師日後於常德會戰及長衡會戰 中均有優異表現,其韌強戰力並屢次由日軍戰史著重提出. 長衡會戰後唐伯寅將軍升 任第一百軍副軍長,軍長由陸大出身的楊蔭少將接任,並開始換裝美械.湘西會戰時該 師僅完成部分換裝即參戰(日軍戰史稱之為半美械部隊),但依然戰功顯赫. 抗戰勝利後第19師攷稱整編第19旅,為整83師主力,千里縱橫,威震魯中豫東. 徐 蚌會戰第一百軍納編第七兵團(為該兵團唯一美械軍),堅守碾莊北翼陣地半月後全軍 覆沒,師長劉光宇少將率殘部突圍.卅八年春第19師由第三訓練處重建(師長衛軼青少 將),隨後陳明仁投共,第19師再度衝出重圍,隨第一兵團撤退入越.才結束該師十五年 多采多姿的戰史. 回顧此一光榮雄師的歷史,彷彿現代軍史的縮影. 第19師整編後首任師長李覺中 將官至集團軍總司令,戡亂後期隨程潛通電投共;唐伯寅少將官至第一百軍副軍長,民 國卅五年即以少將退役(唐將軍係湘軍著名猛將,行伍出身);楊蔭將軍陸大畢業,後調 青島第一綏靖區參謀長(?);劉光宇將軍亦陸大畢業,以第一百軍副軍長職銜入越後即 與衛軼青將軍一道投閒置散. 歷任師長之下場,或為投共,自毀其光榮歷史;或為被俘 ,淪為階下之囚;或為雜牌編遣,往日戰功一筆勾銷;或為來台轉任閒職,抑鬱以終. 在絕對的劣勢下,國軍戰時將帥展現出非凡的英勇及指揮能力. 在長達八年的抗 戰中,光是動員達十萬人以上之大型會戰即有廿次,在這種規模的作戰中,國軍指揮官 能在火力與機動力無從比較之窘況下,站穩腳步,屢退頑敵(其頑強戰力世所公認),此 即為世界戰史上之奇蹟.自抗戰軍興後,日本軍政當局無時無刻不想結束'支那事變', 但因國軍堅忍不拔的慘烈抵抗,終使其一戰解決(淞滬,武漢會戰及一號攻勢),武力迫 降(第一次長沙會戰後駐華日軍指導方針)及武力迫和(太平洋戰爭後之日軍指導方針 )等各色策略均成泡影. 其實只要依論理法則,即可以自由心證推翻所有消極抗日的 陳腔爛調.如果國軍真的無心抗日,以日方對解決在華戰事幾近瘋狂般的渴望(汪偽政 府成立後日軍甚至準備單方面撤兵),抗戰如何能拖上八年?拖得日軍屢次更攷服役標 準擴大徵兵,並自承其'在華忠魂'在百萬以上? 平心而論,日本陸軍距現代化陸軍尚 有一段差距(其缺點畢見於俄日那場小衝突,關東軍折兵一個師團),在二次大戰中,日 軍在中國戰場外真正的大規模陸戰,只有雷伊泰戰役,東南亞(荷屬東印度群島及緬甸 )戰役而已.但與之交手的英美盟軍,雖挾地利及精銳裝備,仍難與之抗衡.在雷伊泰戰 爭中,正規美軍與菲律賓軍(裝備猶較國軍為佳)雖於兵力上佔優勢,但仍一敗塗地.日 軍出動部隊總兵力不超過五個師團.這種兵力規模在中國戰場上可謂司空見慣. 日後 盟軍反攻,新幾內亞及各島日軍不逾十萬人,美軍以絕對優勢進攻,尚自稱戰況空前慘 烈.相較之下,裝備不如菲軍的國軍竟能在廣裘百里的大型戰場上,屢殲規模大約相等 (且日軍有足夠空間機動,更佔優勢)的日軍,似乎更值尊敬. 這只是一個淺顯的比較, 但後之評者,不分國內海外,卻衡恃其盲目胡思,瘋言亂語,令人齒冷. 民國卅四年國民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開會時,一個國民參議員王崑崙(教育界) 質詢政府為何不追究衡陽戰役中傳言投降的高級將領,語氣激烈,似有嫉惡如仇之慨. 蔣委員長聞訊,親蒞會場予以痛斥,稱侮辱方軍長即侮辱我全體抗日將士,我為方軍長 負所有責任.會後風雅著名的余右任院長以對送之:十年中委無人知,一罵成名天下曉 .. 余王二人所不知者,方先覺軍長不僅破了抗戰中國軍守城戰規模及時間的記錄,而 且也破了二次大戰中,所有盟軍對日陸戰的記錄.方軍長以四個師一萬九千餘人(其中 一個師僅兩營參戰,建制不全)守城,抵抗整個日軍第十一軍(第一批即展開三個師團) ..重兵器僅山炮平射炮各一營,且無空援(日軍對此地區空優特予重視),作戰不得不以 近戰為主(手榴彈為主要武器).竟能堅守一個半月,已屬奇聞.而以本身傷亡萬餘代價 (其中殉職四千餘員),斃傷日軍六萬餘人(擊斃兩萬人以上),更打破盟軍記錄.如此偉 烈戰功,不僅盟邦冷眼相待,國內嘵舌之徒還要藉此亂作議論,實堪痛恨. 比較其他國家與日軍交手之成績,才能確信國軍抗戰精神之偉大及應戰戰略之高 明.而國軍高級將校之卓越表現,更使國軍僅有之精神戰力及高超戰略得以落實.在盟 邦的詆辱下,'國軍高級將校俱昏庸貪暴'的片面見解,已深植人心,而戡亂之劣跡更成 為印證,此實為無理之論. 抗戰時期中國高級將校領導上的卓越表現及忠勇的作戰精 神,實為抗戰勝利的主要因素.唯有細思抗戰諸役中國軍處境之艱危險頓,及所負任務 之艱鉅,才能稍微體悟當時各級指揮官的沈重壓力.唯有細思其困境,才能領會國軍高 級將領指揮能力的卓越. 在抗戰初期,主要作戰中營連排長的傷亡比例幾無例外在百 分之四十以上,中期後略降為百分之廿.晉軍第70師更創下一次作戰陣亡四員團長(百 分之百)的記錄.即使在南京潰退中,第五軍五員旅長仍有四員傷亡.足見國軍作戰,非 不英勇.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國軍將校在抗戰中的表現,不僅堪稱卓越,而且類似傳奇. 北約建立後,前德軍第五裝甲軍團司令曼陶菲爾裝甲兵上將在西點軍校演說中稱 ":德軍在兩次大戰中均有卓越表現,德軍的榮譽,至今仍不容污滅".演說時,曼陶菲爾 上將領上的全套鑽石佩劍橡葉騎士級鐵十字勳章熠熠發光,象徵一支偉大軍隊不容質 疑的歷史地位. 雖有現代史上令人驚賅的演變,使國軍抗戰勝利的光榮戰功黯淡失色 ,但此亦無損其榮譽. 蔣委員長訓辭"吾人應知軍人乃人格最高尚,精神最堅強,生活 最勤苦,志趣最遠大,最能為國犧牲,最尊榮高貴之國民".在深切細考抗日國軍所造成 的戰史奇蹟後,才知其言不虛. 緬懷國軍抗戰中的艱苦卓絕宏偉軍功,吾人深信國軍 之榮譽,不容質疑.若無國軍抗戰中爛仗似的抵禦外侮,則今日中國,縱得避免為波蘭( 因亡國而慘遭同盟國紙上重劃國界,變更國體,淪為小國),亦難免如芬蘭之命運(成為 戰敗國的附庸,尊嚴掃地).國軍的榮譽,於此而獲歷史性之定位.榮光長存,永耀史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