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家 將

手持蒲扇、畫戟、打板等刑具,神釆威武,服飾華麗。足踩七星,時疾時徐,進退有 序。職司陰陽,監察善惡,除暴安良。此乃「王爺」駕前所屬之「八家將」是也。在台灣 的民間信仰中,有一種特殊現象,除了有專司職務的大神以外,一般地方上專司各地平邪 治妖的「王爺」,或如城隍爺、五福大帝、靈安尊王、地藏王等,大都有其配屬之部將, 以便助其行使職守,保護地方安寧。這些部將,一方面保護主神,一方面消除妖魔瘴癘, 也就是在今的廟會中,我們常見的家將團。這些家將團可分為四將、六將、八將、十將甚 至十二將、在風俗的傳承下,其來源或規模、人物、臉譜、扮相皆因地區的不同,而有所 差異。

●八家將之歷史淵源

  台灣之居民除原住民之外,祖先均來自大陸,且以閩粵為主。由於當初先民渡海來台 之際,須冒風浪波濤的危險,以及抵台後所面臨的蠻荒瘴癘之氣,與瘟疫蔓延,水土不服 等情形。再加上開墾時野獸、生番的危害,這些因素均造成心理上的恐懼不安。因此大多 先民在離開故鄉之時,均會攜帶故鄉所奉祀之神明隨行,以為沿途保護,定居後再建廟奉 祀。由於先民來自不同區城,因此村落中廟宇所奉祀的神明,也變成儒、道、釋混合,眾 神雜處的情形。

  「家將」,據一般民間傳說及文獻記載,皆稱來自福建,至於明確的地點、時間,僅 能大略推斷。相傳在唐朝中葉,由於風俗流傳,地方上的廟宇中,凡職司制邪除妖的主神 ,紛紛成立部將團,以壯聲勢,而其主流淵源、形制、臉譜、人物,又都因傳承不同而有 差異。

  雖然八家將來源,在眾說紛紜之下未能確定,然其於唐朝中葉始於福建,當較可靠。 至於如何演進,則可推測於一般風俗的轉化作用。在迎神賽會時,為顯聲勢之浩大,陣頭 之突出,而多所學習、模仿、增刪、改進,故而今日台灣南北有八家將、十家將的組織, 雖然在形制上未必相同,然其功能卻是一致的。

●家將團之種類

家將之種類可分為四將、六將、八將、十將及十二將等,然不能少於四將。其組織型 態如下:
(一) 四將:甘、柳、謝、范四位大神,使用八種刑具,為筆墨、墨硯、手銬、腳銬、魚枷、虎枷、釘棍、銼。
(二) 六將:枷大神、鎖大神,加上甘、柳、謝、范四位大神共六人,使用刑具為十二樣。
(三) 八將:由文武二差在前,甘、柳、謝、范四位大神,再加上春、夏、秋、冬四爺,共八位大神,使用刑具則不限制,但一孺不超過十八樣。
(四) 十將:文武二差在前,中間是四將、八位大神,加上殿後的文武判共有十位,使用的刑具則多達三十六樣。
(五) 十二將:與十將相同,只是有人把文武二差也算進去,共十二人。

●八家將組織成員及角色扮相

(1) 刑具什役:專挑八家將所用之各種刑具法器,計有三十六項。其臉為五彩花臉,著虎皮衣(一般家將團之刑具什役均為小鬼擔任,不畫臉譜,打赤搏)。排在陣前第一位,全團之行止舞演,均由他以刑具之聲響為號。
(2) 文差爺(陳大神):為白臉書生,著文生服。外手(兩行隊伍中,靠外邊之手)持 扇,內手(兩行隊伍中,靠內邊之手)執劍令旗,舞演八卦、連環、七星、七政、一、二塔時,與武差爺同為要角。
(3) 武差爺(劉大神):扮紅臉譜,外手持扇,內手執三叉天戟,舞演八卦時,與文差 二人於陣中,分劃八卦之經緯線,及外環八卦之護卦體。
(4) 甘爺:位在陣左方,外手持扇,內手執戒棍(竹節板批),臉譜為紅黑陰陽眼,著黑袍,職司班頭、為刑罰之執行者。
(5) 柳爺:位在陣右方,手執法器與甘爺相同,臉譜亦為紅黑陰陽眼,而左右則與甘爺 對稱。甘、柳二人同稱班頭,為刑罰之執行者。舞演之時,與謝、范二爺合稱「四 將」,各種陣式之開演前,亦由他二將用神棍開泰,謝范二將於內,三照二氣陰陽 後,始舞演各種陣式。
(6) 謝爺(謝必安):即捉神,白無常。頭戴長帽,上書「一見大吉」,扮白底(青底 )蝙蝠眼之臉譜,吐長舌,穿白(青)色袍,又手持魚枷(亦火籤),身材需高大,位於陣左方,甘爺之後。
(7) 范爺(范無救):與謝爺同為捉拿犯人之神將,扮紅眼、黑臉譜著黑袍,左手緊握 虎頭牌(善惡牌),上書「善惡分明」,位於陣右方,柳爺之後。
(8) 春神(何大神):東方、蒼龍、數九,著春服,虎面臉譜,乎握毒蛇,位於謝爺之後。
(9) 夏神(楊大神):南方,朱雀、三數,著夏服,鳥面臉譜,手握金鎚,是敲打犯人之用。位於范爺之後。
(10) 秋神(方大神):西方,白虎,七數,著秋服,扮葫蘆臉,手握之寶葫蘆,乃邯鐵所製,採日月精華,奪天地靈氣,乃稀世之奇珍也。位於春神之後。
(11) 冬神(孫大神):北方,玄武,五數,著冬服。扮蓮花臉,手握花藍(花瓶),蓮花朵杗,變化無窮。位於夏神之後。

●八家將掛演陣法概述

(1) 小禮迎祥:為文武陣頭,及各神輿在遊行中之揖讓禮。由陰陽二無常打板開泰,謝、范二爺上前迎接,行三進三退之三拜禮,謂小禮迎祥,相互問安祝福。
(2) 大禮滿彩:各寺、廟、壇、殿、堂等參拜之禮,由陰陽二無常打板開泰,謝、范二爺三照二氣陽陽之後, 范爺上前與文、武二差爺三人為前排,謝爺與陰陽二無常為中排,春、夏、秋、冬四季爺為後排, 分天、地、人,三生萬物,舉行團拜禮儀,謂滿彩呈耀,祈求合境平安,風調雨順。
(3) 四門開泰:演法取用八卦八門中吉利之四門,即休門、生門、景門、開門等,由刑具使者 開大小,行禮如儀之後,向左獻斗迎祥,文、武差爺於前分左右,獻斗納福吉祥,陰陽二無常打 板開泰,謝、范二爺三照二氣陰陽,再合四季爺共八人,以二人一組,分演四門,後合陰陽兩儀, 演四靈(四象、四門、四正),謂四門開泰大吉昌。
(4) 七星七政、消災解厄、賜福延年:由刑具使者開泰,演跨七星,行三禮、祝聖神千秋, 後由文、武二差爺,安七政行三禮,祝聖壽無疆。隨後陰陽二無常,竹節神棍開泰。謝、范 二爺運二氣陰陽耀兩儀後,行三禮如儀,祝納福迎祥。四季將亦演四象、四正,並行三禮。
(5) 八卦:八卦分為內八卦及外八卦。外八卦於屋外排演,主富貴生財。內八卦用於廳堂內, 主添丁進財。排演時,由刑具使者開大小、行禮,向左方獻斗,文、武差爺開泰獻斗納福,謂 三陽開泰。陰陽二無常亦打板開泰。謝、范二爺於照耀二氣陰陽後,向前照耀兩儀呈祥,再合 陰陽二無常演四象,照耀千祥。後方之春、夏、秋、冬四季爺,則排演四靈、運四時。後八人 合演八卦,而化八八六十四卦。甘、柳、謝、范四人內環演四靈,則四時無災。春、夏拜冬四 季爺,外環運行四方四正,然後二組變換,由四季將入內,甘、柳、謝、范換外環運四方於四 時。而化育萬物生財,謂八節有慶。排演中文、武二差爺要護卦體,而割分八卦內線,緯生光 彩。演完後復回陰陽兩儀,各對照耀二氣,象徵吉兆,合境平安,富貴生財。
(6) 連環:安樂呈祥。八卦後為交連環,文、武二差爺要先繞外境,再入內分劃八卦之 經緯,且護卦體,則其變化無窮矣!
(7) 拜塔賜福
(1) 小拜塔:小拜塔要備長板凳乙隻。由刑具使者開大小、行禮、獻斗,文、武差爺 亦開門獻斗,陰陽二無常則用打板開泰後均向前,各在長板凳兩端分陰陽,先由文、武二 差爺在椅上舞演拱星開照,後換陰陽二無常在椅上運二氣照耀,謝、范和四季爺六人長板 凳。排演六合六爻(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勾陳、螣蛇),六合(上、下、東、西、 北、南)運行,九宮九星隱耀,九宮乃趨吉避凶,迎祥納福,富貴延壽。
(2) 大拜塔:備長板凳兩隻排上下,兩端各置四角椅一隻。先由刑具使者大小開泰、 行禮、獻斗,受由文、武差爺獻斗,向前護陣。陰陽二無常運二氣照耀兩儀之後,各在兩 端四角椅護衛。范爺走向前端兩椅中間,臉朝天拱星斗,謝爺亦往前照耀,而與椅上端之 武差爺,合成五星,運行五行金、木、水、火、土,再加上文差爺而形成六合六爻。四季 神則排演四靈、四方,運於四時,化育萬物。此時由十人而成十翼、十成。然後各回原位, 再演八卦玄機,謂之迎祥納福,大富大貴也。
(8) 雙珠獻瑞:排演時分陰陽兩儀,乾、兌、離、震在陽儀,巽、坎、艮、坤在陰儀, 自震至乾為順,自巽至坤為逆。由文、武差爺先發珠獻瑞,至陰陽二無常交珠後,謝范 二爺及陰陽二無常交叉雙珠,謂之四象四靈,而後交四季將,象徵日、月、星、辰,如太 陽、太陰、小陽、小陰之春、夏、秋、冬四季運行。後由謝范二爺將珠發回至原發珠之 文武二差爺,謂雙珠獻瑞,照耀呈祥、四時無災、八節有慶、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合 境平安大發財。至此全部演出圓滿結束。

八家將在其本質上是屬於宗教性的陣頭,因此也賦以宗教性的功能,集體收驚就是其中之一。

●八家將出巡的禁忌與過程

(1) 出巡三天前,所有扮演者,一律禁絕酒色,清潔沐浴。早期均須進住廟內、食齋,今日已少見。
(2) 立刑台:安放祖師爺或主神的公館,即將主神請出廟,安放於設立的公館內。
(3) 開面:出巡當日,由臉譜師主持,為各將畫臉譜。首先由臉譜師持清香祭拜,寫符、燒符,以示避邪之意。
(4) 開光:由師傅寫上符令,為主神點眼。
(5) 吃飯:由各將吃一口白飯,餘分眾人食用,有保平安之意。
(6) 起位上馬:由司儀念敬語,請家將起步、上馬(象徵性)。
(7) 領令出巡:依一定隊形至主神面前,由文差下跪參禮接王令,開始出巡。在出巡中, 各處妖魔鬼怪均避之。偶會有神明附身,交代神之指示。但在行進中,有扮相者均不得任意出聲。
(8) 入廟:入主神廟(他神之廟不可隨意進入,因某些神祇之間互有沖剋),入廟時,文、 武差踏七星步,四將走四門、打八卦,四爺行八字步。
(9) 檄令:出巡完畢,將王令繳回,並將主神請回廟內,一切衣物收回刑台。

由於八家將團一般均衣附於廟會,因此只有碰上神明生日,或有廟會活動時,方有演出的機會。 而於廟會之時,部份家將團常有神明附體,也就是一般說的起乩,此時各位家將均會大展神通, 寶劍、釘錘、銅針等五寶車中的各種兵器相繼出籠,又是刀割舌頭,針穿臉頰,劍劈腦門, 各自砍得渾身鮮血淋漓,讓人看得膽顫心驚。奇怪的是,退乩之後,每人又好像沒事一般。 即使舌頭割得一塌糊塗,拿了東西照吃,一點都不痛的樣子。鬼神之說,總是會蒙上一些神 秘的色彩。

傳統色彩的八家將陣頭,不論其臉譜、服裝,步法、陣勢均有一定的規範,就連腳上穿的也 必須是由稻草編成的草鞋。

「往臉」就是畫臉譜。它是一個繁瑣並費時的工作,然而卻是必要的程序,因為每一個臉譜 都代表一種神格,一個不同的意義,透過臉譜的表現,即能賦予某種程度的神力。這是每個 家將隊員,最為深信不疑的事情。這種信心,也成為每位隊員心中力量的泉源。然而開臉的 工作總要三四個小時,因此只要是早上出陣,那麼這個晚上幾乎是無法睡覺了。

八家將的主要任務是進香護駕、清屋驅邪等工作。純粹的進香是比較輕鬆的。假設還要繞境 遊行就較為辛苦。而清屋驅邪的工作,也因環境的不同,而有差異。

文載自台南市政府某年辦的藝陣博覽會